名  称:
案例说法《“无效”的契约》
索 引 号:
000014348/2019-00855
文  号:
发文日期:
2019年01月10日
发布单位:
市房屋征收办公室
主  题:
其他
组  配:
政策解读信息;图文、音视频解读

案例说法《“无效”的契约》

时间: 2019-01-10

  15日,赤峰市红山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案例《无效的契约》在央视《今日说法》播出。无效的契约》讲的是一起因农村房屋买卖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引发的拆迁补偿款确权纠纷的前后经过。此案发生在赤峰市红山区,因其属于城镇化建设、棚户区改造过程中新型纠纷,法律暂时没有明确规定,因此引起了央视《今日说法》的聚焦关注。

  简要案情是,2003718日,红山区居民魏思丽根据《红山晚报》发布的一则售房广告,联系到卖家刘亚云,以16万元的价格购买了刘亚云位于红山区西城菜市场附近的老宅院。201710月,这处老宅院所在的区域被列为棚户区改造项目,经过计算,拆迁补偿款419万多元。面对这笔拆迁补偿款,两家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了。 

  20183月,刘亚云和两个儿子一纸诉状,以城镇居民不得购买农村宅基地为由,将魏思丽告上红山区人民法院民事庭,请求法院确认原被告签订的房屋及宅基地买卖合同无效,同时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魏思丽返还原房屋宅基地及相关证件,或对拆迁补偿款依法予以分割。 

  依据国家有关政策,2018530日,红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原被告双方签订的买卖合同无效。因为当时拆迁补偿尚在意向阶段,因此驳回了刘亚云母子的第二个诉讼请求。 

  201810月,此案涉及的具体补偿金额出来了,房屋及附属物补偿金额为323万余元,加上配合拆迁给予的政策性奖励,也就是30%的团签奖,总计金额为419万元。 

  此时,魏思丽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一纸诉状将刘亚云母子告上法庭,其诉求是,一是请求人民法院依法确认争议房屋及土地拆迁款、政策性奖励款项全部归原告所有。二是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刘亚云母子则认为,因为户主是在他们家名下,所以团签奖应该归他们所有,而房屋及土地300多万元的拆迁补偿款,他们应该分150万。 

  20181218日,红山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一、原被告争议的位于赤峰市红山区西城街道办事处大三家村院落及房屋,所涉征收补偿收益4195759元,由原告魏思丽享有其中的3822836元,被告刘亚云、田浩、田军享有其中372923元。二、驳回原告魏思丽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在15天上诉期内,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现判决已经生效。  

  在《无效的契约》的节目中,红山区人民法院院长刘洪军针对此案审理时表示,因为1999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加强土地转让管理严禁炒卖土地的通知》精神,法院只能支持原房主的诉请,判定房屋合同无效,但这显然对买家不利,有违诚实信用原则。所以,法院决定根据涉案房屋的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果买家购买房屋后没有进行翻建、扩建,可以按照过错原则对涉案房屋进行分割。如果有翻建、扩建,则要保护购买人翻建、扩建的权益。 

  根据这一原则,魏思丽购买房屋后,自己出资扩建的284.81平方米的有证房屋产生的拆迁收益,应归魏思丽所有。原有交易时的两栋老房子则由双方按过错比例进行分割,即按照原告享有70%份额,被告享有30%份额酌情予以分割。这就是本案最终判决的依据所在。 

  此案的判决社会意义远远大于案件的本身,体现了公民法治思维的觉醒和维权意识的提高,同时对法院而言,对同类纠纷的处理也有着一定的规范和指引意义。 

  视频《无效的契约》